赵克志: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等流毒影响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据报道,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称,岛内新增本地病例为一名30多岁女性(第379例病例),近期无出境史,平时活动地以住家及周边地区为主。患者于4月4日出现发烧、流鼻水症状就医,由医院采检通报,于今日确诊。台卫生单位已初步掌握接触者共21人,包括患者同住家人及就医接触者等,将持续调查患者是否有其他高风险暴露史,以厘清感染源。

陈时中(记者会直播视频截图)

于文涛出生于1961年6月,是土生土长的赤峰人。1988年,于文涛从赤峰市第二中学团委书记的岗位调到了共青团赤峰市委员会学少部任青工农牧部部长。从此,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2002年,于文涛自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后,便拉开了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的序幕。

2012年3月,于文涛仕途再上一步,担任赤峰市副市长。他分管教育、国土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等工作,在项目审批、土地规划、施工计划调整上手握大权。权力的增大,也让于文涛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1.从讲坛到政坛,贪欲之门悄然打开

截至4月6日24时,河南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73例,累计出院1250例。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其中出院2例。目前在院隔离治疗2例,其中本地确诊病例1例、境外输入病例1例,均为轻症。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7例,其中本地报告2例,境外输入报告5例。

2013年,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在向规划局报批时,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上报审批顺利通过。2013年至2017年间,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