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医疗队员张静静去世 丈夫:人没了我还没回家


福奇的前上司、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唐娜·莎拉拉说,“福奇正在扮演和他过去一样的角色,以确保科学是准确和明确的”“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对美国公众可信的人是科学家和医生,而不是政客”。

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乔治·科伯”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为美国人提供自信、洞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

【环球网快讯】据Worldometers全球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8日1时45分,法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10万例,达到109069例。其中,死亡病例10328例。

福奇说,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5日面对直播镜头,他手举“30天疫情防控指引”说,这是疫情防控“唯一也是最好”的工具。

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白宫联席会、国会听证会、智库研讨会、电视台采访,只要与疫情有关,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一天之后,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疫情。

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整个2月份,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检测量不到500个。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福奇表态谨慎。他可以确定的是,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多做准备。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在白宫高强度的工作之外,福奇不时利用工作间隙接受媒体采访,向公众普及防疫常识,为媒体答疑解惑。3月22日在赶往白宫的路上,他接受《科学》杂志记者电话采访时承认,特朗普关于疫情的一些说法不符合事实,“但我不能跳到话筒前,把他推下去。好吧,他说了,让我们试着下次纠正他。”

1999年,由于首都吉隆坡有限的土地资源和拥挤的交通状况,马来西亚联邦政府行政机构所在地搬迁至普特拉贾亚。加入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第68天,安东尼·福奇5日少有地坐着参加发布会。记者问他最近的睡眠时间。他说,“之前是3小时,但我老婆想杀了我,所以现在每天睡5小时。”